您好,ID XXXXXX 海商通中国站和国际站会员帐号体系已升级,完成登录后两边同时登录成功。 尚未开通海商通中国站服务 [ 快速开通 ] [ 切换用户 ]
首页> 船舶资讯> 资讯列表> 资讯详情
长航凤凰实控人爆料重组方资金不足
作者: CSS海商通 文章来源: 来源:证券日报 时间:2017-07-02 19:28:50 访问量:1

近日,长航凤凰重组双方正因股权转让一事而争执不下,但在双方对重组支付方式没有讨论出个结果的同时,长航凤凰的现任实际控制人陈德顺突然出招对公司再次增持。

一方面,公司重组双方正在因资金划转和股权转让而争执;另一方面,公司实际控制人在股权转让还未完成期间而再次对公司进行增持,不得不引起市场遐想,陈德顺到底要干什么?

长航凤凰董事兼董秘肖湘向《证券日报》记者解释称:“我们这次增持和公司重组没有关系,主要是因为公司在2015年7月份有披露过增持承诺,但后来因为重组而耽搁了,现在,离最后的承诺期间仅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因此,我们才赶在空档期进行了增持。”

虽然肖湘表示,此次增持与公司目前的重组无关,但对于正在准备将手中股权转让出去的董事长陈德顺来说,其一笔增持10万股的行为不得不让人深思,其增持背后是否有其它意图。

值得注意的是,在重组双方因资金支付方式而再起争执的同时,长航凤凰的实际控制人陈德顺向《证券日报》记者爆料称:“重组方早就曾表示重组资金不足,希望通过其它方式谈判。但从目前来看,对方只是一直在拖延重组。”

增持兑现两年前承诺

据了解,在2015年7月份,多数上市公司纷纷公布增持公告,试图稳定股价,而长航凤凰也属于其中一家。

2015年7月10日,长航凤凰发布“关于部分董事、监事、高管人员拟择机增持公司的公告”,当时,公司曾表示:“积极响应中国证监会及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号召,为切实维护投资者权益,根据中国证监会《关于上市公司大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本公司相关事项的通知》文件精神,公司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承诺以规范方式在3个月内择机增持公司,并承诺增持后6个月内不减持。”

但是,“由于公司自2013年12月27日至2015年12月17日之间一直处于停牌状态”,因此,“公司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无法在公告披露的时间段内增持”。

长航凤凰董事兼董秘肖湘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当时公司后来因为重组的关系而将增持的时间延后。”

据了解,天津顺航海运有限公司虽于2015年8月6日完成大股东股权过户,之后于2015年10月9日完成董事会、监事会成员的调整,但是,公司仍然并且继续处于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

根据《证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中国证监会针对内幕交易的监管要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均属于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公司董事会就上述重大资产重组事项首次做出决议前6个月至重组报告书公布之日止为公司交易的交易敏感期,相关内幕知情人在此期间禁止买卖公司。因此,长航凤凰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增持再次被延后。

长航凤凰在2016年2月3日披露的公告中再次发起承诺称,“将于公司重组报告书公布后,以规范方式在12个月内增持公司,并承诺增持后6个月内不减持”。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的9月末,公司的重组宣告终止,而此后,公司再次于2017年1月份公告了公司控股股东天津顺航海运有限公司与广东文华福瑞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意向书》的公告。

按照长航凤凰董事兼董秘肖湘对《证券日报》记者的解释,今年7月份增持公司的承诺就要到期,因此,公司高管才会在之前进行增持。

公告显示,长航凤凰的董事长陈德顺、董事兼总经理王涛和董事兼董秘肖湘分别于2017年6月22日和6月23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证券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

其中,长航凤凰的董事长陈德顺增持了10万股;董事兼总经理王涛增持了5000股;董事兼董秘肖湘增持了1万股。上述三人的增持方式是通过证券交易系统集中竞价方式自二级市场买入公司。

从公司市场表现来看,长航凤凰高管增持的这两天正处于下跌阶段,其中,公司股价6月22日开盘价格为6.05元/股,最高涨至6.12元/股,最低为5.93元/股。而6月23日,公司股价最高股价涨至6.03元/股,最低为5.82元/股。《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上述价格已经是公司自2015年恢复上市以来的地板价。

重组双方现分歧

从2017年1月份开始至今,长航凤凰的此次重组在经历了半年的实话后进入资金划入和股权转让阶段,只要把资金划入并进行股权交割,公司重组可以说就算完成了一多半,但在资金划转这一阶段出现了问题。

2017年6月15日,长航凤凰就天津顺航与广东文华控股权转让交易进展一事,及2017年6月9日天津顺航经公司公告的交易进展情况,向广东文华发交易进展催促函,询问相关债权人的《三方债权债务清偿协议》的签署进展情况以及增资进展情况。

对此,2017年6月16日,广东文华回复称:“促使上述债权人同意签署包括两个付款前提条件(1、以能够实现标的股份过户为目的;2、确保我公司资金安全)的《债权债务清偿协议》(以下简称:《清偿协议》),是天津顺航应当履行的合同义务,与广东文华无关。”

广东文华认为,关于长航凤凰控股权交易,其中一个重要环节是天津顺航负责促使北京长城民星城镇化建设投资基金、中信银行天津分行、中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三家债权人达成债务和解。

针对广东文华的上述说法,天津顺航于6月19日回复称,虽然上述两项条件并非必要条款,但“在我司与北京长城民星城镇化建设投资基金、中信银行天津分行、中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三家债权人达成的《债权债务清偿协议》中仍然对此作了充分的约定”。

天津顺航称,有关协议条款是其与债权人、广东文华三方共同协商的,因此广东文华的尚未收到天津顺航的回复等说法“完全是一种借口”。

对于双方的隔空喊话,长航凤凰董事兼董秘肖湘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是大股东之间的事情,希望双方能自己好好沟通,而不是在公众平台上通过公告互相喊话。

6月19日晚长航凤凰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天津顺航与交易对方广东文华就与债权人签署的《三方债权债务清偿协议》内容尚未达成一致。鉴于上述情况,此次控股权股份转让存在可能终止的风险”。

如果此次重组再次失败的话,则是长航凤凰恢复上市以来的第二次重组失败了。那么,公司的此次重组会终止吗?

对此,《证券日报》记者专门致电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陈德顺。据陈德顺向记者介绍,公司重组的每一个环节,我们都已经完成了,该做的也都已经做到了。但他们(广东文华)却没有做完。陈德顺认为,广东文华的上述说法没有理由,其实是在拖延。

“其实,他们(广东文华)早就曾和我说过重组所需资金没有到位,没有那么多资金。”陈德顺向《证券日报》记者爆料称:“重组方曾提出希望通过其它方式进行重组,但后来他们也没过来谈用什么方式,因此,我认为他们没有诚意。”

陈德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不会让他们继续拖延下去,如果再没有进展,我会采取行动。至于陈德顺会采取怎样的行动来打破僵局,其并未进一步向记者透露,只是表示“会依法行事”。

最近浏览资讯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