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ID XXXXXX 海商通中国站和国际站会员帐号体系已升级,完成登录后两边同时登录成功。 尚未开通海商通中国站服务 [ 快速开通 ] [ 切换用户 ]
首页> 船舶资讯> 资讯列表> 资讯详情
一代船王雅克离世,达飞开启鲁道夫时代
作者: CSS海商通 文章来源: 来源:阿法牛AlphaBull 时间:2018-07-01 18:00:03 访问量:1878
一代船王雅克离世,达飞开启鲁道夫时代

据报道,法国达飞轮船集团创始人雅克·萨德于6月24日(星期日)去世,享年81岁。

一代船王优雅谢幕

雅克·沙迪

雅克·沙迪1937年生于黎巴嫩贝鲁特一个商人家庭。受家庭熏陶,1957年从伦敦经济学院毕业后,他接管了家族生意。1978年,雅克·沙迪来到法国,同年创立了达飞集团的前身CMA公司。一番考察后,他对全球贸易做出了自己的预期,将公司的发展方向集中在集装箱运输领域。1999年,达飞低价收购了正在私有化的法国国有海运公司(CGM),运力排名从全球第20位上升至第15位,企业正式更名为CMA CGM(达飞轮船)。

从少年时期开始,雅克·沙迪就显示出一名优秀企业家的潜质。他懂得如何管理自己的零花钱,细心记录每一笔支出。他对经商有着浓厚的兴趣,敢于承担风险,热衷以小博大。这些精神都在达飞的发展历程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1996年以后的几次大手笔扩张,反映出雅克·沙迪抄底入市,快速占领市场,融资扩大份额的经营思路。

有人曾经说,达飞的增长模式“不精致且简陋”,雅克·萨德更是“疯狂而激进”。他并不以为意,也不会对别人的评价做出反应,他关注的只是公司能否按照他的规划一往无前。

不过,一向自负的“狂人”在年过60岁时遭遇了滑铁卢。2009年是雅克·沙迪最为失意的一年。危机缘起是公司因购买石油而遭受巨大损失,以及在船厂的订单船舶涉及到巨额账单,债务攀升超过50亿美元,债权人追债甚急。达飞轮船劝说银行重组债务,以帮助其渡过那些特别困难的时期,但银行不同意。

2009年12月,因公司巨额欠款无力偿还,迫于财团压力,雅克辞去达飞集团执行总裁职务,转任董事会主席,只负责制定公司战略。他用自己的“退位”,换来了财团注资这一“救命稻草”,保住了风雨飘摇的企业。

当时,许多业内人士对达飞能否度过难关并不抱太大奢望。稍微乐观一些的人士则认为,达飞尽管因规模太大而不会倒闭,但可能会因此承受永久性的创伤而一蹶不振,沦为二流、三流承运商。

随着美国雷曼兄弟银行的破产,全球银行业采取过激行为,集装箱运输行业骤跌至红色警戒线,家族对企业会衰落的可能性充满的忧虑,在小关系圈范围之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雅克在公众面前唯一说的话是,他知道并非常肯定达飞将会继续生存。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达飞轮船一度陷入困境,巨轮行将倾覆。达飞少帅鲁道夫于2010年加入董事会。2011年1月,土耳其富豪罗伯特•耶尔德勒姆(Robert Yildirim)跨国驰援,出手相救,购买了达飞轮船6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通过到2016年1月份的五年承诺,最终建立一个24%的股份,困境很快终止。

在这之后,达飞进行了一系列资产重组,雅克·沙迪也“哑火”了一段时间,曾经一往无前的性格收敛了很多。谁也不知道他当时的切身感受,但是在重回决策层后,他的确变得温和了,也更多地将镁光灯下的位置留给了儿子鲁道夫。

沙迪父子

得益于前辈的协助和公司员工�哿ν�心,鲁道夫挽狂澜于既倒,扶巨轮之将倾,使达飞轮船重振雄风。

雅克·沙迪从未再说起2009年的那段日子。也许,他的野心从未改变,但这只有他自己知道。

一个家族的血缘传承

雅克·沙迪的妹夫费立德·萨雷姆(Farid Salem)在他身边近四十年,于1978年帮助创建了法国达飞轮船,如今在业务领域中仍然是一个中心人物。

两人都出生在贝鲁特, 雅克花费了20年管理他父亲在贝鲁特建立的集团。但黎巴嫩战争最终迫使他把家搬到马赛,从那时起就在这里建立了达飞集团。

雅克的三个孩子全部为达飞效力,但鲁道夫是集团最公众化的人物。

鲁道夫1970年出生于黎巴嫩,在早年就显示出了一个企业家的才干。他在蒙特利尔康科迪亚大学攻读商业学士学位期间,启动一个公司售水冷却器的动态概念。

1994年,鲁道夫被召入家族企业,最初被派往纽约和香港等地工作,在那里他收获了所有主要的贸易航线的经验,后来回到总部工作。2000年,他被任命负责公司跨大西洋和跨太平洋业务,之后又负责拓展达飞在非洲的业务。2008年,鲁道夫被任命为达贸航运主席。这一切,都是雅克·沙迪为培养儿子成为公司未来的接班人做准备。

这是一个家族的事务,更年轻的一代如今正努力前行,但建立了达飞这一强大集团的两个男人在晚年依然非常活跃。

鲁道夫·沙迪在2000年负责跨大西洋和跨太平洋的贸易服务航线,后来负责开发南北运输网络和非洲市场。在2008年,他被任命为在非洲的区域内专业公司达贸公司(Delmas)的主席。2009年底被任命为达飞集团首席执行官,兼任董事会副主席,并负责公司的财务重组。

2017年1月,雅克·沙迪在80岁生日之际,任命其儿子鲁道夫·沙迪为新任首席执行官,雅克·沙迪继续担任董事会主席。

雅克·沙迪在任命仪式上表示:“鲁道夫在过去几年已经证明了自己,我深信他能胜任集团首席执行官。我知道,鲁道夫担任首席执行官,再加上执行官费立德·萨雷姆和坦雅(Tanya Saadé Zeenny),及全球的管理团队,集团将以同样的承诺和热情继续发展。”

鲁道夫的妹妹坦雅

雅克·沙迪和他的妹夫法里德·塞勒姆继续积极参与业务,但是和其他航运王朝一样,年轻一代正在脱颖而出。

同前辈的家族控制模式一样,达飞轮船的第二代也是兄妹缪力同心、同舟共济。鲁道夫的妹妹坦雅(Tanya)负责通讯、全球客户、市场营、机构关系和环境事务。

开启达飞轮船的鲁道夫时代

雅克的离世,标志着达飞轮船“雅克时代”的逝去和“鲁道夫时代”的来临。

从2009年底接棒总裁职务以来,鲁道夫逐渐远离父亲和姑父的庇荫,一直在独立地密切关注行业的各个领域,意图在世界集装箱运输行业里打上自己的印记。那些了解他和公司的人期望他的风格更加集体化,在与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一起工作的过去的20年里,他学会了贸易。

鲁道夫继承了家族基因,充满激情与果敢,与父亲相比,他又不失稳健。职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是2008年达飞巡航游艇“Le Ponant”被索马里海盗劫持,他亲自上阵与海盗谈判,直到船只和人质被法国武装部队解救,这种勇气非常人能及。

鲁道夫同样懂得变通,在父亲面临被迫放权之时,为了维护父亲的地位与公司形象,面对媒体,鲁道夫的口气缓和了很多。

2010年开始,他正式走向前台。2012年,更是主导了集团的财务重组。重任在肩,使命必达。从2012年开始,达飞连续取得盈利,与他的努力密不可分。2014年和2015年,是鲁道夫的能力获得认可的重要阶段。2014年,在被马士基航运和地中海航运踢出P3联盟之后,代表达飞参加秘密磋商的鲁道夫,立即拿出B方案,协同中海和阿拉伯轮船快速组建O3联盟。2015年年底,在收购NOL的进程中,鲁道夫始终冲在最前线,全程参与谈判,直至最终签署协议。接着,预见到全球四大联盟即将打碎重组的前景,抢先选定中远海运、长荣和东方海外组建海洋联盟,奠定了世界三大联盟之一的重要地位。

鲁道夫主持并购APL之后不足一年,立即使连续亏损五年的APL在2017年第一季度立即扭亏为盈。

“他非常的亲力亲为,”业内一位显贵人士评价鲁道夫说,他认为鲁道夫现在做得很好,达飞集团正意气风发,但当接下来行业不可避免的衰退时,真正的考验才会来临。那是鲁道夫·沙迪不得不证明他是否能够帮助公司度过难关的时候。

现在达飞轮船年营业额接近200亿美元,经营着一支547多艘船的船队,在役运力达260万TEU。

达飞向来不避讳自己的野心,收购东方海皇(NOL)更是将其推向了高潮。但无论如何扩张,达飞从未忘记初衷。

经过多年布局,其区域网络已十分明晰。在亚洲-北美航线市场,有美国总统轮船公司(APL);在非洲区内市场,有达贸航运(Delmas);在大洋洲市场,有澳大利亚国航ANL;在亚洲区内市场,有台湾正利航业公司(Cheng LieNavigation Co);在大洋洲至美西市场,有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的美国航运公司(US Lines);在欧洲区内市场,有德国近海航运运营商OPDR和英国近海航运公司Mac Andrews;在北非市场,有摩洛哥航运公司Comanav;在南美市场,有巴西支线船公司Mercosul Line。毫无疑问,海上探险家达飞,将在鲁道夫的带领下继续他的激情旅程。

权杖平稳交接,“鲁道夫时代”靓丽启程。

一代船王雅克·沙迪安息,一路走好!

注:本文作者 徐剑华  

最近浏览资讯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