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ID XXXXXX 海商通中国站和国际站会员帐号体系已升级,完成登录后两边同时登录成功。 尚未开通海商通中国站服务 [ 快速开通 ] [ 切换用户 ]
首页> 船舶资讯> 资讯列表> 资讯详情
99%的公司必须消失,99%的人口必需解放!
作者: CSS 时间:2016-03-08 10:11:26 访问量:9509
99%的公司必须消失,99%的人口必需解放!

5年前,我们身边的朋友,不是在这家公司上班,就是在那家公司上班。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多的朋友,不是依托这家平台赚钱,就是依托那家平台赚钱。

比如很多“出租车司机”已经脱离了出租车公司,开始依靠依靠滴滴、优步等互联网平台接单赚钱,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他们不仅不再需要缴纳“份子钱”,还可以自由支配时间。

而今后,社会上的自由职业者会越来越多,放眼四望:自媒体运营者依托的是微信、网店店主依托的是淘宝、做快餐送外卖依托的是美团、千万直销大军们依托的是一个框架制度,等等,他们已经不需要上班,也没有公司再能束缚他们。

这才是真正的解放。公司在消失,个人在解放。这就是一场商业组织架构的摧毁重建,它改变的不仅是商业秩序,更是各种社会规则,每个人都被卷入其中。

听我慢慢道来……

我们先看一下传统商业的基本组成单位——公司,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以为“公司”应该是西方人的发明,实际上他是孔子发明的。这个词最早出自孔子的《大同》、《列词传》:“公者,数人之财,司者,运转之意。”后来庄子说:“积弊而为高,合小而为大,合并而为公之道,是谓‘公司’。”其实就是指聚多人之财、共同运作之意。

不过“公司”这个组织却是西方发扬光大的。在西方近代“公司”诞生之前,全世界的人做生意都差不多的,比如你也可以把梁山108将看成一家以“打家劫舍”为模式、以“替天行道”为愿景的公司。但是一旦这帮人取得合法地位,就成了公司,仅此而已。

比如在古罗马时期,很多寺院、宗教团体、养老院等公益慈善团体相继取得了法人的地位。到了中世纪,很多以侵略和殖民为模式的团伙也取得了法人的资格,可以光明正大的从事海外殖民和贸易。所以在“公司”面前,没有绝对的正义和公平,盈利和扩张是最终目的。

这方面英国是先驱,1555年英国女皇特许与俄国公司进行贸易,产生了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股份有限公司。而大家一定要记住的是那个向中国大量输入鸦片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它也是最早的股份有限公司之一。

到了19世纪中,“公司”已经成为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单位,大量“公司”构成了资本主义国家经济主体。直到了21世纪的今天,“公司+雇员”这一基本结构的空间,仍然是全世界经济的基石,包括中国。

为什么“公司”可以成为工业时代的主导力量呢?因为在前三次工业革命中,科技进步的意义一直都是为了完善和发展“海量、单品”的经济形式,这时的市场需求经常可以整齐划一,在某个特定阶段全世界都需要某种产品,而且产品也是标准化的。公司只需把雇员团结起来生产某一种产品即可,比如鸦片、石油、武器、日用品、手机等等。

公司雇员也不需要强调个体差异,只要目标行为和目标一致。在利润和市场的共同催促下,某一家公司很容易持续走向极大化。比如在1929年资产达10亿美元以上的美国巨型企业已有约65家,到1988年这一数字增至了466家。

虽然,即使我们最熟悉的公司也不过只有约200年历史。但是它们的金字塔、分层制的结构,早已扩散和影响到了社会所有组织里,比如很多组织提倡的“公司化”,就是一场商业化运动。公司也早已成了传统商业的基本组成单位。

但是,情况正在改变,一系列变化正在我们眼前发生……

所有的变化都是顺应了人的需求的。仔细想下我们自己,我们的需求发生了哪些变化?

我已经越来越厌倦步调一致,越来越不喜欢标准化的产品,越来越不想顺应传统观念,越来喜欢按照自己想法行事。我有兴趣、我有爱好、我有想法,我只想做一个真正的自己。

OK,这些在大工业时代不可能实现,因为过于关注自我,生产效率低下,大家的兴趣和特长只能互相抵消,人性的贪婪和慵懒都会被无限释放。

还是那句话:互联网是唯一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互联网以大数据、云计算为基础,努力实现“多个服务个体”对接“多种个性化需求”,就是这个变革的基本原理。

这样的平台正在接二连三的出现。淘宝、滴滴、猪八戒、Uber、Airbnb、等等都属于这种平台。还有7天酒店的放羊式管理、海尔的创客工厂、韩都衣舍的买手制、淘宝的淘工厂等等。苹果的App Store也是这种性质的平台,App Store 的里海量的移动 app,均由第三方的创意者设计,用户可以付费或者免费下载,它把创意者的作品和用户的需求充分对接。

他们组织了一股“无组织的力量”,通过兴趣、特长、资源、在平台上展开分享合作,在实现了人们日益碎片化的需求,还帮助我们自己获得了经济效益。这种平台看似有组织、无纪律,但又可以随时产生聚变与裂变效应,发挥巨大效能。

所以,原来社会里的财富都是由“传统公司”创造出来的,而在互联网时代,只需要有足够的平台把大家对接起来,让我们每个人一边创造一边享用即可。

在这个时候,你就发现一个活生生的问题:那些“传统公司”还有存在价值吗?不错,互联网正在进行一场毁灭“传统公司”的大革命。这场大变革就在我们眼前进行。

“传统公司”在互联网平台面前,注定是个悲剧。它们不仅是“低效率”的代名词,还代表着传统旧势力,是革命的对象,因为传统企业很多时候依靠资源、关系、模仿起家,从价值创造的角度来说,它们的作用越来越小。

在“传统公司”里,每个员工只能参与价值链上的一个小环节,很难直接感知到自己到底创造了什么价值,这让我们始终感觉自己只是一颗螺丝钉。而且“传统企业”又长又慢的流程让每个人都要花费相当精力去配合其它部门,生产效能和劳动价值被互相抵消。

整个社会的组织结构在变化。原来是狭长的“公司+雇员”结构,现在变成了扁平的“平台+创客”结构。个体将被解脱,人性将被解放,新的社会文明正以此为契机开始形成。

而很多人还沉溺在“找生意做”的传统逻辑里,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就是:今后已经没有“生意”可作。要么你提供了一个平台,要么你做回自己,用你的专长满足别人的需求,同时实现自己的价值。

过去受限于市场规模而不能成立的很多特色小生意,现在在平台可以找到自己的客户;而过去受限于信息成本而不能得到满足的那些个性化需求,现在在平台上也找到了卖家。

在马斯洛的需求原理模型里,人的最高需求是“自我实现”。按照这种逻辑,在他所处的年代里,只有1%的成功认识才可以做到这一步。但是在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每个人都可以抵达这层境界。

当你到平台上的任务中心完成一个任务时,其实你已经是这条革命道路上的先行者了。很多人会这样说,这种平台不也是公司吗?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这些互联网平台还是公司啊,区别在哪里呢?

严格的说,它们叫“平台型公司”,他们跟“传统公司”最大的区别在于:无边界性、包容性、共赢。“传统公司”无论做多大,赚的钱都属于股东、或者员工,最多是股票持有者,而“平台型公司”除了自身可以有很高市值之外,更多的是帮助我们每一个实现自己价值。

“平台+创客”模式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它在毁灭的时候也在创造,比如电子商务消灭的只是一些利用信息不对称而生存的中间服务商,同时却又催生了大量新兴的拥有核心能力的中间服务商,例如快递公司、客服团队、营销和设计人员等等。平台在这一体系中扮演了基础服务商、资源调度者的角色,包需要构建信用体系、客服体系、支付体系、评价体系、以及和工厂对接的体系等等。

公司消失,平台永生。从商业角度讲,这是一场互联网引发的商业革命,而从人文角度讲,我们每个人都将迎来自身发展史上的黄金时代。因为我们的兴趣和潜能得到释放,并且在平台上“兑现”,再也不用为了生活把自己赎给一个“公司”。人类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换回自由,我们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以前我们说,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而现在是,再好的爸爸,都不如自己有文化。互联网正在以一种剑走偏锋的革命方式,彻底捣毁一切传统生意和规则,未来你要想有存在价值,自己必须首先可以创造价值。人人都有特殊的知识储备、人人都是某个领域的专家,这才能让我们生活的更加体面,而且把每个人的经验、知识与数据和信息结合起来,才具备创造性。

因此,传统社会的等级和阶层将被一点点割裂,整个社会也将从金字塔型结构向扁平化转变,社会矛盾也会大大降低。

从生产与消费来看,“平台+创客”是典型的多边市场,在这个市场上消费者和生产者不是对立的,而是互相转化的。每一个人在服务别人的同时,也被别人服务,不断的发生各种创造和被满足,生生不息。

今后将有无数个体创业者、经营者兴起。人的定位从价值链上的分工者转向单一的创造者。以前我们为了生存,总是在迎合市场、依附公司、附和组织,而现在我们可以做一回自己。

《世界是平的》也提到这样的观点:“全球化1.0 是动力是国家,全球化2.0 的动力是公司,全球化3.0 的动力就是个人。”这让现在的经济学家,必须将研究重点从企业与企业、企业与政府的关系,转移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然他们可能还需要心理学家、社会学家来帮忙了。另外,那些所谓的经典经济学说和理论也正在逐渐失效。随着新社会组织结构的变迁,我们的经济规律、法律制度、价值观和行为也将由此处拐弯。

全球3.0的时代,也是个人觉醒的时代。当每个人都意识到他们可以过上一种更加理想生活的时候,革命往往就爆发了。这是一场正能量的革命,所有的摧毁都是温和的,所有的人都有机会参与其中。我们必须居安思危、大胆求证、勇于实践。


最近浏览资讯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